2024-03-09 農歷甲辰年 正月廿九
患者逃單誰(shuí)來(lái)善后

本報記者 李珍玉

年4月,湖北某三甲醫院產(chǎn)科醫生在網(wǎng)上發(fā)文稱(chēng):“昨天接診了一位需要緊急分娩的18歲患者,結果術(shù)后沒(méi)付款,人就跑了?!贬t院要求“誰(shuí)接診的患者誰(shuí)負責”或“科室平攤”,醫生表示難以接受。對此,有網(wǎng)友譴責逃單者,也有人埋怨醫院處理不公,但更多人呼吁,應有健全的制度為患者逃單兜底。

很多醫生都遇到過(guò)患者逃單的情況。青島大學(xué)附屬醫院急診科重癥監護室主任、主任醫師潘昕廷告訴記者:“在急診、外科,患者逃單的情況較多。比如,建筑工人被砸傷,農民被農具割傷,血肉模糊地來(lái)到醫院,但出不起醫藥費,醫生又不能見(jiàn)死不救,只能先替患者墊付。雖然絕大多數患者當時(shí)很感謝醫生,但事后幾乎沒(méi)有來(lái)還錢(qián)的?!币恍┣焚M較多、留下姓名或地址的患者,醫務(wù)處工作人員和醫生會(huì )一起去討債,但他們多在貧困山村,進(jìn)門(mén)一看家徒四壁,只能安慰患者安心養病,等有能力了再還錢(qián),臨走前還給患者買(mǎi)些米面糧油和雞蛋。

面對“逃單患者”,不少醫院和科室只能讓接診醫生自掏腰包。調查顯示,超過(guò)一半醫務(wù)人員曾為患者墊付過(guò)醫療費。據統計,每年我國患者欠費可達30億~40億人民幣,每家醫院一年內欠費患者超過(guò)85人次。醫院規模越大,病人欠費越多。北京大學(xué)醫學(xué)人文學(xué)院醫學(xué)倫理與法律系教授王岳認為,讓醫生和科室負擔患者欠費極不合理,不僅會(huì )打擊醫護人員治病救人的積極性,也會(huì )挫傷其職業(yè)信念。

記者采訪(fǎng)多位醫生了解到,目前欠費者除了沒(méi)有經(jīng)濟能力支付醫療費的人,還有交通事故肇事逃逸者,也有一些人對收費項目不滿(mǎn)意或認為金額過(guò)高而故意不支付費用。湖南省某三甲醫院一位張姓副院長(cháng)告訴記者:“有一位重癥肌無(wú)力的低保戶(hù)患者住進(jìn)重癥監護室后,共花費2萬(wàn)多元。原本低保戶(hù)可報銷(xiāo)90%,但近期醫保政策剛發(fā)生變化,醫生開(kāi)處方時(shí)系統未提示,導致報銷(xiāo)比例有所降低,家屬對費用不認可,拒不支付,還投訴了醫院?!?

“近些年,患者逃單的情況比以前少多了?!睆埜痹洪L(cháng)認為,一方面是人們經(jīng)濟條件好了;另一方面,我國醫保覆蓋率穩定在95%以上,提供了基本醫療保障,而且一旦欠費將面臨處罰。

近年來(lái),一些醫療機構針對欠費問(wèn)題的處理做出積極改進(jìn)。比如,醫生遇到急危重患者無(wú)法支付醫藥費的情況,可聯(lián)系主管領(lǐng)導,批準后開(kāi)通特殊支付通道,可先治病后補費;大病患者可申請專(zhuān)項救助基金,支付大部分或全部醫療費;部分地區交通管理部門(mén)與醫院簽署協(xié)議,對于肇事逃逸造成重傷或死亡的患者,醫院可通過(guò)相關(guān)程序申請一部分補償金。

國務(wù)院辦公廳2021年印發(fā)了《關(guān)于建立疾病應急救助制度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,明確各級醫療機構及其工作人員必須及時(shí)對急重危傷患者施救,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絕、推諉或拖延救治。對急救后發(fā)生的欠費,要查身份,追討欠費。對于無(wú)償還能力的患者,要向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報告,請求協(xié)助追討欠費。不過(guò),雖然目前可通過(guò)追討、申請求助、壞賬核銷(xiāo)處理欠款,但各級政府、醫療主管機構和醫院都沒(méi)有應對欠費的兜底辦法。        

王岳表示,我們不應過(guò)分責備因窮困而逃費的患者,對弱勢群體的關(guān)注和幫扶是醫療公平性的應有之義。為了解決患者欠費問(wèn)題,我們應著(zhù)手建立醫院多元化補償機制,財政出一部分,醫保出一部分,社會(huì )慈善捐贈也是必不可少的力量。國家要為窮困患者進(jìn)行免費醫療,補貼就醫費用。公民要積極參加醫保,為自己兜底。對于賴(lài)賬糾紛,醫院可通過(guò)司法途徑進(jìn)行追討;對于惡意欠費,應將其納入個(gè)人征信,凍結財產(chǎn),限制高消費和水陸空出行,不得買(mǎi)房、炒股、出境等?!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