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-03-09 農歷甲辰年 正月廿九
居民向往中小城市

本報駐美國、德國、英國、日本特約記者     潘秋辰   青   木    陳家村    湯志華 

厭倦了大城市的擁堵和喧囂,人們開(kāi)始向往小城市更加輕松便捷的生活。近年來(lái),無(wú)論是評選“宜居城市”還是“幸福地區”,中小城市一騎絕塵,頻頻登上宜居城市榜首。它們以房?jì)r(jià)低廉、教育可及、風(fēng)光秀美、交通發(fā)達、娛樂(lè )豐富等優(yōu)勢,吸引著(zhù)越來(lái)越多的人旅游和移居。不斷流失的人口讓大城市感到了危機,紛紛向中小城市“取經(jīng)”,積極解決“城市病”,在宜居性上做出改變。

中小城市頻登宜居榜首

最近,美國Niche網(wǎng)站結合官方數據,在考慮負擔能力、住房市場(chǎng)、社區多樣性、公立學(xué)校、步行便利性等多重因素后,從230個(gè)城市、超過(guò)1.8萬(wàn)個(gè)地方中,評選出“美國最宜居十大城市”。上榜的伊利諾伊州內珀維爾、德克薩斯州伍德蘭茲、馬薩諸塞州劍橋、弗吉尼亞州阿靈頓、德州普萊諾等10個(gè)城鎮,無(wú)一例外的都是中小型城市。有研究表明,40%的美國人更喜歡農村郊區而不是大都市。

在日本,人口規模小的城鎮更受青睞。2019年以來(lái),日本每年對47個(gè)都道府縣進(jìn)行“幸福都市”調查,榜首幾乎年年都是小城市。2023年排在首位的是長(cháng)野縣的原村,人口只有7733人。東京中央區則相對靠后,排名第20位。2022年和2021年連續排名第一的埼玉縣鳩山町,只是個(gè)擁有6071戶(hù)家庭的小鎮。日本許多宜居小城人口都不足2萬(wàn),卻吸引了不少人移居。

英國的中小城鎮分為四類(lèi),第一類(lèi)是經(jīng)過(guò)歷史積淀成長(cháng)起來(lái)的傳統小鎮,比如劍橋、牛津等歷史小鎮;第二類(lèi)是田園城市,這里的社區呈現一種和諧的狀態(tài);第三種是戰后新城,英國政府大約建了32個(gè)戰后新城;第四種是英國政府正在倡導的城市郊區小鎮。有民調機構調查顯示,今年,約克成為英國人心目中的最佳城市,愛(ài)丁堡排名第二,倫敦位居第三。其他上榜的前十名城鎮中,不乏劍橋、牛津、布萊頓、樸次茅斯等中小市鎮。

德國最近開(kāi)展了一項“幸福地圖”的全國調查,綜合了住房成本、治安環(huán)境、基礎設施和繁榮程度等指標后評估發(fā)現,德國中小城市居民的幸福感比大城市居民更高。幸福感最高的10個(gè)城市里,卡塞爾位居第一名,埃爾福特、亞琛、基爾和克雷菲爾德等中小城市緊跟其后。超過(guò)一半的卡塞爾人(55.3%)表示他們對生活非常滿(mǎn)意,而其他受訪(fǎng)城市的居民平均滿(mǎn)意度僅為41.8%。令人意外的是,柏林、慕尼黑等大城市甚至沒(méi)能擠進(jìn)前十。盡管這些大城市收入高、生活質(zhì)量高,但調查顯示,那里的人們幸福感只有中等水平。

卡塞爾市市長(cháng)斯文·舍勒表示:“當地居民比德國其他地方都生活得更快樂(lè )!”德國柏林健康學(xué)者萊蒙德對《生命時(shí)報》記者表示,卡塞爾的幸福指數為7.8,其他城市比卡塞爾落后近1分,雖然分數差距看起來(lái)不大,但這相當于“健康人”和“健康狀況不佳的人”之間的差異,城市幸福指數對居民健康的影響比城市繁榮指數更重要。

小城市有多種優(yōu)勢

為何人們如此青睞中小城市?一些城市專(zhuān)家認為,大城市高昂的住房成本,快節奏的生活壓力,很容易引發(fā)身體的亞健康狀態(tài)以及精神問(wèn)題,再加上疫情期間外出機會(huì )減少,越來(lái)越多的城市居民慢慢把目光聚焦到一些山清水秀、配套設施完善、福利制度良好的小城市身上,尋求舒適安逸的精神家園。

住房條件友好。20世紀90年代,美國大城市活力滿(mǎn)滿(mǎn),吸引了無(wú)數年輕人涌入。但隨著(zhù)生活成本飆升,2010年開(kāi)始,城市居民開(kāi)始向郊區和較小的都會(huì )區遷移。美國人對理想生活的界定就是一棟大房子,而能滿(mǎn)足這個(gè)愿望的,只有郊區和小城市。于是,很多在紐約工作的人,把家安在了新澤西州;很多在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上班的公務(wù)員、醫生、教授,把家安在了洛克維爾。德國人也認為,小城市的低房租很有吸引力。從柏林搬到卡塞爾的卡特琳對記者說(shuō),他們一家三口在當地租了80多平方米的公寓,每平方米租金才8歐元,遠低于柏林的18歐元,當地其他物價(jià)也低于柏林等大城市。

自然環(huán)境優(yōu)美。中小城市遠離大城市的車(chē)水馬龍、環(huán)境污染,自然風(fēng)光十分優(yōu)美。記者曾多次到訪(fǎng)德國黑森州的卡塞爾市,第一印象就是城市綠地特別多,大型城市公園比比皆是。根據德國聯(lián)邦統計局數據,卡塞爾每位居民擁有23.42平方米綠地。尤其是威廉高地公園,是歐洲最大的山地公園,被聯(lián)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(chǎn)。當地人很喜歡在公園內騎車(chē)、步行,坐在草地上聊天、野餐。日本長(cháng)野縣的原村,海拔在900~1500米,常年溫度適宜,是絕佳的避暑觀(guān)光小鎮,更以美麗的星空視野而聞名。一開(kāi)始,很多人為了觀(guān)賞夜晚的星空而來(lái),來(lái)之后又被這里豐富的自然景觀(guān)和未被污染的空氣所吸引。

工作機會(huì )很多。許多人可能擔心中小城市距離大城市遠、找工作難,卡特琳對記者說(shuō),德國的各類(lèi)企業(yè)大多分布在中小城市,甚至農村,工作機會(huì )很多。而且現在居家辦公的不少,交通也極其方便。美國的很多跨國公司總部也都在中小城市。美國第一大銀行美國銀行的總部并不在紐約,而是在東南部一個(gè)不太著(zhù)名的中等城市夏洛特;波音、微軟、亞馬遜的總部也不在聞名遐邇的舊金山,而是在西北小城西雅圖。

基礎設施完備。在英國,幾乎每個(gè)中心城市附近都有幾個(gè)甚至十幾個(gè)小城鎮。發(fā)達的公共交通設施、完善的水電供應系統、功能齊全的醫療服務(wù)系統、滿(mǎn)足民眾需求的綜合超市和快捷方便的郵儲系統等基礎設施,都為小城鎮的發(fā)展奠定了重要基礎,為城鎮居民提供了優(yōu)質(zhì)服務(wù),吸引眾多民眾和企業(yè)在小城鎮落戶(hù)和定居,保證了人口發(fā)展的穩定性。

文娛活動(dòng)豐富。很多小城市的生活并不單調,全年各種活動(dòng)層出不窮。比如,英國約克自羅馬時(shí)代以來(lái)就是文化中心,擁有歐洲保存完好的中世紀街道。新舊建筑罕見(jiàn)地和諧共存,保持著(zhù)持久的歷史魅力,多元化與包容,能讓異鄉人有賓至如歸的感覺(jué)。城內還有豐富多彩的活動(dòng),比如音樂(lè )節、時(shí)裝周、圣誕集市等,在這座城市中居住,也不會(huì )感到無(wú)聊。

教育資源優(yōu)質(zhì)。在英國,最優(yōu)質(zhì)的教育資源幾乎都集中在小城鎮。全球知名的牛津小鎮、劍橋小鎮、溫莎小鎮、牛頓小鎮等,無(wú)一不是精英薈萃之地,“教育小鎮”的名號享譽(yù)全球。例如,牛頓小鎮以?xún)?yōu)美的自然風(fēng)光、蓬勃的社區經(jīng)濟、良好的治安環(huán)境和深厚的教育底蘊聞名遐邇,醫生、律師、大學(xué)教授、高級白領(lǐng)等精英人才將其作為首選居住地。

移居政策優(yōu)厚。一邊人們青睞小城市,另一邊小城市也在提供各種優(yōu)惠政策吸引人們來(lái)定居。日本原村定期在東京舉辦住民募集說(shuō)明會(huì ),如果在原村當地買(mǎi)房的話(huà),會(huì )有100萬(wàn)日元的補貼額度和50萬(wàn)日元以?xún)鹊难b修補助,創(chuàng )業(yè)還會(huì )有補助金和女性就業(yè)支持金。長(cháng)野的社會(huì )福利制度更是全日本有名,自2012年開(kāi)始,高三年級以下的孩童都實(shí)施免費醫療,老人則按年齡段減免醫療費;2019年起,3歲及以上兒童免托兒費,并附帶專(zhuān)門(mén)的育兒顧問(wèn),解決父母育兒的擔憂(yōu)和不安。這些優(yōu)厚的福利制度吸引著(zhù)更多人慕名而居。 

借鑒小城,大城市“取長(cháng)補短”

近年來(lái),美國大城市人口流向中小城市的越來(lái)越多。人口普查局統計,2023年,約有26.6萬(wàn)名大城市居民搬到了人口在25萬(wàn)至100萬(wàn)之間的地區,約29.1萬(wàn)人搬到了人口在25萬(wàn)以下的地區。美國國內移民的流失主要集中在人口超過(guò)400萬(wàn)的大城市,紐約市失去了20.4萬(wàn)居民,洛杉磯失去了11.9萬(wàn)人,芝加哥失去了6.4萬(wàn)人。但是,美國大城市似乎并沒(méi)有因為中小城市的興起,而迫使自己做適應性變化。

一些國家的大城市則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發(fā)現問(wèn)題,并感受到危機。德國健康專(zhuān)家萊蒙德指出,德國許多大城市雖然富裕,但面臨著(zhù)治安失序、社會(huì )孤立、基礎設施超載和住房市場(chǎng)困難等問(wèn)題。特別是疫情后,人們開(kāi)始向往中小城市和農村生活。這說(shuō)明,相比繁榮,醫療保健、收入物價(jià)比、自然環(huán)境、教育政策等對居民幸福感的影響更大。近年來(lái),德國許多大城市借鑒中小城市的發(fā)展經(jīng)驗,遵循城鄉平衡的原則,開(kāi)始多建城市綠地、建設衛星城等。特別是衛星城建設,一定程度上紓解了大城市擁堵和居住條件差等問(wèn)題。

隨著(zhù)日本少子化和老齡化加劇,城市土地空置率越來(lái)越高,為留住城市居民,東京開(kāi)始擴大就業(yè)優(yōu)勢,提供大量工作崗位吸引更多年輕人前來(lái)。并在2017年修訂了《城市綠地法》,通過(guò)種植植物進(jìn)行綠化,建設大型綠化公園,增加城市自然景觀(guān)的數量,以提高城市吸引力。近年來(lái),日本更是利用準衛星城市交通網(wǎng),拓建市郊列車(chē)或新干線(xiàn),滿(mǎn)足更多人白天在大城市工作、夜晚回到小城市休息的通勤需求,讓更多人可以生活得更加輕松愜意。

英國首都倫敦雖然是熱門(mén)城市,但因為房?jì)r(jià)和生活成本太高導致幸福感很低。倫敦近年來(lái)開(kāi)始發(fā)揮自身在教育資源和就業(yè)方面的優(yōu)勢,2016年3月公布新版《倫敦規劃》,確立了未來(lái)20年的發(fā)展目標,提出“創(chuàng )意倫敦”概念,推動(dòng)倫敦創(chuàng )意產(chǎn)業(yè)的高速發(fā)展。政府投入了4億英鎊支持肖爾迪奇地區發(fā)展科技城。自此,思科、英特爾、亞馬遜、彭博、推特、高通等高科技企業(yè)和新興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陸續進(jìn)駐,肖爾迪奇因此成為歐洲成長(cháng)最快的科技樞紐。英國還在城市更新立項、設計、改造中嵌入可持續性環(huán)保理念,充分考量城市景觀(guān)視線(xiàn)、城市廊道等需求,合理布局公園、森林等綠色空間體系?!?